端午记忆

  时间:2018-07-13

时间回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。那年,我初中毕业,离校那天正值端午。清晨,整理好书籍、几件破旧衣服和一床补了又补的还是我奶奶传下来的棉絮(该絮三年后又随我进了大学,还成了“忆苦思甜”的展品),然后去食堂吃早餐。那天食堂早餐碰巧是油条。我肠胃的吸收功能历来不好,见了油腻的东西就泄肚,且羞涩的口袋里也只有5毛钱了,就这样,我空着肚子,挑上行李,迈上了回家的路。过资江,即到县城,径直经东正街、南正街、永兴街,出了城关镇,也没再想去吃早餐。

从学校到我家要步行30多里路,走着走着,慢慢地我觉得体力有些不支。约行了一半的路程,到了一个叫三江口的地方,那里水面较宽较深,每年端午都有自发的龙舟比赛。那天,观者不是很多,约四、五只龙船,有的靠在岸边休息,有的在慢悠悠地划着。跳龙头者手持红布条指挥锣鼓的节奏,舵手寻找有利时机与他舟竞技争先,但我却无心细观。

两岸也有些卖熟食和杨梅之类的,我在一个卖包子的摊位边停下,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 5 毛钱,犹豫片刻,还是空手抽了出来,决心坚持下去,渡河继续前行。双脚越来越沉重,步履越来越艰难,后来每行一、二里地就得放下担子休息几分钟。我心想,里程是固定不变的,不会增长,每走一步离家就近一步……

就这样,用了五、六个小时,好不容易到了我家的山脚下,可是,还有五里坡路啊。我放下行李,坐在一块石头上,用衣袖揩了下额头上的虚汗,此时,体力已严重透支,肚里更是呱呱呱地响个不停。我低头深思,竟打起盹来。突然,一个洪亮的声音把我惊醒,抬头一看,是我的一位堂兄,去看龙舟赛返回,站在了我身边。我想这下可好,遇到“贵人”了,真是“天助我也”。他问了下原因,为我挑上行李,我跟在后面,慢慢往上爬……到家了,终于到家了。看到慈祥的母亲,第一句话是: “妈,我饿了。”眼泪不禁夺眶而出。

这段极平常、简单的往事,过去57年了,但恍惚就在昨天,它深深地永久地印在了我的心里。(416队·刘四生